正文 027:清川含笑

时间:2019-10-04 01:42来源:未知 点击:

  像是酒吧经理这种人,惯会察言观色,通过对方的一言一行判断她的身份和地位。

  在这种声色犬马的地方,他见惯了女人对有钱男人的痴迷,聪明一点呢,懂得安静蛰伏,采取钓鱼的战术,以静制动,就算最后不能成功嫁入豪门,她们期待的财富也会收入囊中;蠢笨一点呢,则是拼命的蹦跶作死,只顾眼前的利益而不懂得往长远打算。

  可无论是哪种女人,都只会在别人问起和金主关系的时候自称恋人或是朋友,像韩笑这样说自己是“大侄女”的他还是头一次见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韩笑觉得这位经理大叔在说话的时候似乎多了一分谨慎。

  酒吧经理不知道给谁打了一通电话,然后目光惊疑的看向还穿着校服的韩笑,他说话的声音很低,韩笑听不到他都说了什么,但能感觉到,他说话的语气变了。他的神态,从初时的轻松变成了此刻的惊忧,有些战战兢兢的感觉。

  比起外面的灯红酒绿,里面的光线很昏暗,所以一开始的时候韩笑没有看出来来人是谁,直到连清川站到她面前,她努力往后仰着脖子看他,这才把那张脸看清了。

  街边五光十色的霓虹映在他的脸上,将他素日棱角分明的一张脸显得柔和了几分。

  一时看入迷,韩笑后仰的动作有些不受控,重心不稳,她觉得自己的脚尖有隐隐翘起的趋势。就在她差点在众人面前“表现”倒翻跟斗的时候,连清川温热的大手扣在了她的后颈,帮她稳住了将倒的身形。

  “我朋友……她、她、她、她……”不知道是连清川的出现让她太惊讶还是担心筱叶婳的下落急的,韩笑忽然结巴了起来,嘴像机关枪一样,全然不像面对酒吧经理时表现的那么果敢。

  对视上连清川沉静的目光,韩笑慢慢冷静了下来,把事情的始末和他说了一遍。

  奇怪的是,和他说的过程中她就没那么担心了,因为她毫无理由的觉得,他会帮她,就像前几次一样。

  “有你朋友的照片吗?”转向韩笑时,连清川又换了一张嘴脸,声音简直不要更温柔。

  封北霆倚在门口看着这一幕,双手插在口袋里悠闲的走了出来,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散漫和慵懒,像游行于黑夜的优雅恶魔,危险又迷人。

  说完,封北霆将视线转向一直盯着自己看的韩笑,唇角的弧度忽然更大,“小姑娘要喝点什么?”

  不得不说,这一眼可是令连总龙心大悦,黑眸沉沉的扫了封北霆一眼,“你这里也该管管了。”

  “顾客就是上帝,我哪能把人往外推啊……”封北霆笑的无奈,仿佛他真的只是一个为了五斗米折腰的穷困酒吧老板。

  “这样啊……”封四少轻叹,“以后单圈出一个池子,专门给这些祖国的花朵玩。”

  韩笑在旁边听着,本想挥手拒绝,想说自己还是学生,不会来这种地方的,可随即想想,对方可能只是看在连清川的面子上,于是就没有自作多情的开口。

  等待的时间每一分、每一秒都是令人不安的,想到新闻里报道的那种“醉尸女”被坏人捡走,韩笑急的都快哭出来了。

  韩笑想象中的筱叶婳被坏人带走,自己和警察叔叔及时破门赶到的情况并没有发生。事实是,那位姑娘并不是那种无知的单纯少女,人家意识到自己醉了,所以就就近找个宾馆睡觉去了,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人为了找她都快翻天了。

  也就是说,这姑娘知道要醉了,所以才打电话让自己去接她,但话还没说完手机就没电了,然后她那个喝的五迷三道的脑子就忘了给自己打电话的事了,自立自强的找了个宾馆,凭着仅剩的理智找了个相对安全的地方醒酒。

  找到筱叶婳之后,连清川以为韩笑可能会生气,因为她急成那样,她却在这里睡的香沉,可让他意外的是,韩笑什么都没说,只是帮她脱了鞋子,拿了被子给她盖上,然后转过身来分别向他和警察道谢。

  庆幸她的朋友是安全的,至于她自己在这期间付出了多少忧心,她似乎并不怎么在意。

  见她拿着手机如临大敌的样子,连清川扫了一眼来电,声音微疑,“不接吗?”

  “笑笑啊,你还在麦当劳呢吗?”韩爸爸的大嗓门响起,背景音出奇的安静,不像在公共场合的样子,周围也没有听到车声,也不像是在车里。

  韩爸爸在说这话的时候,懊恼的都要哭了,却浑然不知,自家女儿听到他这样说,整个人都松了口气,“啊……不急、不急,您慢慢来,我正好饿了在这边吃点东西,顺便再复习一下刚刚学的知识……”

  结束通话,韩笑注意到连清川一直在看着自己,于是下意识扣着手机壳向他解释,“我爸妈……他们不喜欢我和小野花在一起……”

  抬起手覆在她松软的发顶,连清川凝着她巴掌大的小脸,一字一句道,“你有选择要和谁交朋友的权利。”

  一直以来,她身边有太多的人让她远离小野花,父母、老师、同学……可她不懂,自己只是交了一个朋友,为什么引起别人这样大的反感,小野花只是在过她自己的日子,她没有给任何人造成困扰,为什么每个人都在议论她。

 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朵“小野花”,它没有经过温室的栽培、没有被刻意修剪出优美的造型,而是肆意享受着阳光雨露,无拘无束的迎着阳光生长,自由而艳丽,绽放着属于它特有的光彩。

  韩笑不想家里人知道自己和筱叶婳在一起,不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和她交往怕人知道,而是她爸妈本来就对筱叶婳印象不好,要是让他们知道她这么晚去酒吧喝酒,想法就更多了,所以带筱叶婳回家住的计划只能打消。

  “其实不留人也没关系,这条街……”顿了下,连清川神色自然的改口,“这间宾馆的老板和刚刚酒吧老板认识,让他打声招呼,你朋友一定不会有任何危险的。”

  他总不能告诉她,这条街都在封北霆的控制下,指不定哪栋楼里就有一个狙击手在瞄准。

  连清川在韩笑心里的形象,那就好比古代百姓眼里的皇帝,是信仰、是依赖,是神圣不可侵犯的。

  “等下……”韩笑从包里拿出充电器帮筱叶婳的手机充上电、再开机,然后留了一张纸条给她。

  坐上他的车子回家时,韩笑给韩爸爸打了一通电话过去,谎称在麦当劳看到了同学和她父母,刚好和他们家顺路就把她带回来了,不用他待会儿去接她了,韩爸爸不疑有他,所以并没有再多问她什么。

  解决完韩爸爸那头的事儿,韩笑紧张的看向连清川,然后忽然朝他低头鞠躬,“对不起!”

  “我不该打着你的名号吓唬人,但我当时实在是急的没有办法了,你能不能别生气?”说完,她又觉得自己有点过分,明明就是自己做错了事,结果还反过来要求人家别生气,这样太不讲道理了,于是她赶紧改口,“不是、不是……你可以生气,我的意思是,你生气归生气,能不能别不理我……”

  “嗯。”他点头,担心她不信,又难的勾唇笑了一下,“你很聪明,懂得保护自己。”

  收回视线,连清川的声音幽幽的,轻轻敲击着韩笑的心,“不过,比起寻求陌生警察的帮助,会不会找我更好一点?”

  “找我。”连清川的语气很肯定,似乎还带着一丝鼓励,“你不是我大侄女吗?”

  “逗你的,我毕竟担了你一声叔叔,不可能连这点事情都帮不上忙。”顿了顿,连总状似不经意的对她说,“何况,就算我们没有亲缘关系,我以为我们该是朋友了,你说呢?”

  耳边,莫名响起了自家二弟连清风对连亦弦和连亦竹说的话,“我看呀……你们两个小东西马上就要失宠了……”六合开奖特马结果1月到9月br 党内政治生活

管家婆| 今晚双色球什么时候开| 喜中网报码开奖结果| 香港1861图库| 香港马会白小姐来料| 采金网免费资料蓝月亮| 天一图库通tif|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今晚| 今晚六会彩开奖结果开奖结果查询2018结果| 香港马会图库看图区|